投资者教育基地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天梯不可只望上爬 ——企业降杠杆“操作手册”
2018-09-19  作者:华数传媒

宏观政策背景:

 

200812月中国金融部门杠杆率141.3%,略高于巴西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水平。20176月中国金融部门杠杆率255.9%,等同于美国和欧元区等发达经济体的水平。

 

2018上半年,中央企业资产总额779935.2亿元,负债总额528636.9亿元,总资产负债率约为68%;地方国有企业资产总额930792.4亿元,负债总额582309.9亿元,总资产负债率约为63%;中央企业负债里面带息负债占到40%,同比增长4.9%

 

以国有企业为代表的非金融企业部门,其债务大都来自银行信贷及其他直接融资形式,规模庞大。国有企业拥有政府隐性担保,存在预算软约束问题,容易过度负债,持续亏损下也能继续借贷维持,成为僵尸企业。可见,国企、银行、地方政府三方利益相互交织,难以通过市场化方式去杠杆债务风险上升,并存在沿债务链、担保链和产业链蔓延的风险隐患。容易导致国企产能结构严重失衡、杠杆率不断高企,也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阻力最大的领域之一。

 

8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国资委五部委联合印发了《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提出多项政策措施,支持市场化债转股,推动降低企业杠杆率,国企去杠杆仍是重点内容。

 

工作重点:

 

1、建立健全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充分发挥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机制作用,加强金融机构对企业负债的约束,完善国有企业资本管理机制,健全企业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

2、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拓宽实施机构融资渠道,引导社会资金投向降杠杆领域,完善转股资产交易机制,开展债转优先股试点。

3、加快推动“僵尸企业”债务处置。完善“僵尸企业”债务处置政策体系,破除依法破产实施障碍,完善依法破产体制机制。

4、协调推动兼并重组等其他降杠杆措施。积极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多措并举盘活企业存量资产,有序开展资产证券化,多方式优化企业债务结构,积极发展股权融资。

5、完善降杠杆配套政策。稳妥给予资本市场监管支持,提高国有资产处置效率,加强会计审计业务指导,做好降杠杆工作的组织协调和服务监督。

 

重点企业“军令状”:

 

国有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重点监管线为70%,预警线为65%;国有非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重点监管线为75%,预警线为70%;国有科研就是企业资产负债率重点监管线为65%,预警线为60%;国有企业集团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重点监管线为70%,预警线为65%。在重点企业名单内的企业被下降杠杆“军令状”,必须按期完成降杠杆任务。

 

加强金融机构对企业负债的约束:

 

在此次的工作要点中,由银保监会及央行牵头的部分,首要的是加强金融机构对企业负债的约束。工作要点指出,通过债权人委员会、联合授信等机制以及银行对企业客户开展债务风险评估等方式,限制高负债企业过度债务融资。5月,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推动商业银行加强大额风险暴露管理,防控集中度风险。对银行“垒大户”等风险管理进行全面升级。7月银保监会指出,要积极推进结构性去杠杆、去产能,挤出低效、无效使用的信贷资金。

 

截至今年5月末: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贷款下降2.1%,低效融资需求受到明显遏制。房地产贷款增速同比下降4.5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增速下降13.7个百分点。2015年至今上市国企中:以钢铁、家电等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在稳步下降。房地产、汽车等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却在上升。我国杠杆问题具有明显结构特征,去杠杆工作正从全面去杠杆到结构性去杠杆转变。

 

民生银行首席分析师温彬:对于“僵尸企业”仍然要收贷,将有限的信贷资源集中起来,但稳增长中该加的杠杆也要加上,例如基础设施投资,需要发挥关键性作用。下半年随着基础设施投资空间变大,要更加强调基础设施的民生改善作用,引导资金还要大量进入上述领域。

 

企业去杠杆常规手段:

提高盈利能力主动偿还债务;

使用定增融资等权益类手段;

发行公司债调节负债结构;

注入优质资产;

淘汰落后产能;

发行公司债调节负债结构。

存在问题:

企业缺乏充足自有资金;

定增减持新规等监管政策;

市场大环境变化,公司债发行困难。

 

债转股取得理想效果关键:

 

债转股要避免向僵尸企业纾困,处理好去杠杆与去产能的关系,应当拓宽实施机构融资渠道,壮大实施机构队伍增强业务能力。在债转股之后,公司治理要遵循市场化原则,引导社会资金投向降杠杆领域,通过定向降准支持市场化债转股。同时需要债权机构就一系列实操性问题做好充分的准备债转股取得理想效果关键

 

去杠杆政策仍是个长期任务:

 

1999年,由于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国有企业面临亏损和银行信贷不良资产增加,政府便通过债转股方式化解银行债务危机。而在2008年,根据国家发改委的统计,截至6月底已有109家公司签署债权换股权协议,总价值为1.7万亿人民币,其中,商业银行及其附属公司是主要参与者,占有份额超过80%

 

当前经济已经进入转型期,粗放型增长已经难以为继。从经济结构方面看,高质量发展要求消费对增长的贡献逐步提升,投资的效率进一步加强。过度举债刺激增长的旧模式面临深度调整,过度依赖房地产市场的局面也需要改变。从这个角度来说,去杠杆政策仍是个长期任务。

 

政策新变化:去杠杆逐步向稳杠杆转变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了第二次会议,进一步明确了未来宏观政策的基调。本次会议未提“去杠杆”,同时突出强调了金融风险。2018723日,人民日报发文称“去年以来,我国宏观杠杆率上升势头明显放缓。2017年杠杆率增幅比20122016年杠杆率年均增幅低10.9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杠杆率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1个百分点。去杠杆初见成效,我国进入稳杠杆阶段。

 

1、前期杠杆率过高过快上涨势头得到遏制。前期偏紧的货币政策与严监管双重叠加;如资管新规落地,地方融资平台举债受到明显限制;房地产严控政策持续等。

2、前期过紧政策存在调整空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9.1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五分之一,6月社融规模仅为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说明对于当前经济增长而言,市场资金环境偏紧。

3、国内投资出现下滑。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同比增速下滑至6.0%,其中基建投资总额增速仅为7.3%,较上年同期21.1%的增速放缓。另外,民间融资成本上涨,金融风险有所加大。

4、海外经济环境不确定性因素增加,加大了外部风险。美联储加息缩表、中美贸易摩擦以及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动荡,外部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全球经济复苏面临更多变数。

 

 


2012-2015华数传媒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浙ICP备120421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