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教育基地
内幕交易案例分析(二)
2017-07-03  作者:华数传媒

(一)内幕交易是如何认定的?

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行为认定指引(试行)》(以下简称《认定指引》)第十二条的规定,符合下列条件的证券交易活动,构成内幕交易:

1、行为主体为内幕人(《认定指引》中的内幕人为《证券法》中内幕信息知情人的扩展及延伸);

2、相关信息为内幕信息;

3、行为人在内幕信息的价格敏感期内买卖相关证券,或者建议他人买卖相关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


根据《认定指引》第十四条之规定,非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从事符合上述条件的证券交易活动的,应在根据相关证据综合判断其是否知悉内幕信息的基础上认定其是否构成内幕交易。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则根据上述条件直接认定。


上篇案例中,九润管业及任向光的行为符合认定内幕交易的三个条件,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根据《证券法》第七十四条、《认定指引》第六条的规定,发行人董事及持有发行人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为内幕人,因此,海润光伏第二大股东九润管业、海润光伏董事任向光为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

第二,根据《证券法》第七十五条、《认定指引》第八条的规定,公司发生重大亏损或者重大损失属于内幕信息,因此,海润光伏高层及相关人员在2014年年底预计2014年度海润光伏将发生巨亏的信息属于内幕信息。

第三,根据《认定指引》第十条的规定,从内幕信息开始形成之日起,至内幕信息公开或者该信息对证券的交易价格不再有显著影响时止,为内幕信息的价格敏感期。在本案中,价格敏感期应为201411月底、12月初(海润光伏高层及相关人员预计2014年度将发生巨亏的时间)至2015131日(相关信息披露的时间)。九润管业及任向东在此期间买卖股票的行为属于《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及《认定指引》第十三条规定的行为人在内幕信息的价格敏感期内买卖相关证券,或者建议他人买卖相关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的情形。

综上所述,法定内幕人九润管业及任向光在201412月、20151月减持海润光伏股票的行为满足《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认定指引》第十二条规定的内幕交易认定条件,同时,其申诉的理由亦不成立,因此,证监会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对九润管业及任向东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

(二)当事人的申辩是否能够否认事实及法律适用


申辩一:2015130日之前,任向东并不知悉海润公司2014年度亏损信息。因为告知书中并没有明确其为内幕信息知情人,任向东也没有从知情人杨怀进等人处获得内幕信息。杨怀进承认传递给其信息的笔录是孤证。


分析:《证券法》第七十四条列举了构成内幕信息知情人的法定情形,根据规定,当内幕信息形成时,发行人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发行人董事自动成为内幕信息知情人,九润管业及任向东内幕知情人身份的确定为法律的强制性要求,并不取决于他方的明确告知。还需提请注意的是,《认定指引》第六条对构成内幕信息知情人的情形做了补充规定,并使用了内幕人的概念,同时,《认定指引》第十四条又基于内幕人是否为法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对内幕交易认定过程中的举证分配责任进行了差异化的规定:《认定指引》第六条第(一)、(二)项规定的,即《证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有《认定指引》第十三条所列行为的,应认定构成内幕交易,除非其有足够证据证明自己并不知悉有关内幕信息。《认定指引》第六条第(三)、(四)、(五)项规定的其他内幕信息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有《认定指引》第十三条所列行为的,应在根据相关证据综合判断其是否知悉内幕信息的基础上认定其是否构成内幕交易。


证监会回复:任向东在九润管业交易海润光伏股票时任海润光伏董事、第二大股东九润管业的实际控制人,是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并且,任向东在海润光伏办公,根据海润光伏董事长杨怀进笔录及听证会杨怀进陈述的情况,上市公司高管在交易前对公司的经营状况都有所了解。故在交易海润光伏前,任向东知悉海润公司2014年度巨亏信息。任向东是否构成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取决于法律规定,与是否在事先告知书中做出明确表述无关。以告知书没有表述其为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为理由,否定其知悉内幕信息的申辩意见不成立。


申辩二:主观上没有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的故意。上市之初当事人就有计划在三年解禁期出售九润管业、爱纳基、润达轴承持有的海润光伏股票,解禁期与内幕信息敏感期重合。20141222日内幕信息最终形成,1216日爱纳基就与第三方签订大宗交易合同,任向东在201410月份就辞职为减持做准备,直到20156月任向东将所有海润光伏股票减持完毕。上述证据足以证明任向东及九润管业早有减持计划。


分析:九润管业以及任向东交易股票的时间为内幕信息公开前的价格敏感期内,符合内幕交易的认定条件。根据《认定指引》第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九润管业及任向东作为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需提供其不知悉内幕信息的证据方能证明上述行为不构成内幕交易。两方提出的证据无法证明其不知悉内幕信息,当事人在知悉内幕信息的情况下在价格敏感期内减持股票,则充分证明了内幕交易的主观故意。


证监会回复:当事人在知悉内幕信息的情况下,从事相关股票的交易,充分说明其主观上有内幕交易的故意。

1. 当事人交易海润光伏股票行为不能认定为根据事先计划之交易。根据事先计划进行交易,需要有详尽的交易计划、谈判记录及交易合同等证据证明,任向东提出的证据不足以否定内幕交易的认定。20141222日内幕信息最终形成,作为上市公司董事、第二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任向东知悉内幕信息的时间不会晚于12月底。1216日是内幕信息形成过程之中的一天,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任向东将此时与第三方签订大宗交易合同解释为按照事先计划交易,没有说服力。


2. 从九润管业及任向东具体交易情况看,九润管业及任向东存在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的故意。作为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九润管业、任向东交易海润光伏股票均发生在20151月份,即内幕信息形成以后;任向东控制的爱纳基签订大宗交易合同发生在20141216日,即内幕信息形成过程中。


申辩三:九润管业、任向东的减持行为属于对行情的自行判断,并没有利用内幕信息。2014年第三季度报告净利润已经预亏6000余万元,一般人结合光伏产业政策调整的公开信息都认定公司全年必然亏损。


分析:2014年第一至三季度海润光伏的财务状况与年度预计差异较大,普通投资者无法根据三季度预亏6000万元的信息得出上市公司年底巨亏的结论。九润管业及任向东减持股票与其知悉海润光伏2014年度巨亏存在因果关系。


证监会回复:2014年第一至三季度海润光伏的财务状况仅是预亏6000余万元,并非业绩巨亏。普通投资者凭借第一至三季度财务状况及光伏产业政策调整的公开信息无法得出上市公司年底巨亏的结论。

2012-2015华数传媒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浙ICP备12042149号-1